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

第9章 有意調戲

發布時間:2016-04-20 14:53:43|字數:1591

風漠宸疑慮漸起,連白青鸞都忘記了這句話,她怎么可能會知道?

白離若手腕被捏的通紅,淡然的道,“王爺,可以把手放開了嗎?”

風漠宸看了眼她紅腫的手,松開大掌漫不經心的道,“你手上長的是什么?”

白離若不著痕跡的退后幾步,保持和他之間的距離,“是凍瘡,時間不早了,臣妾就不打擾王爺賞雪……”

說完就轉身朝落花院走去,風漠宸尾隨其后,白離若一時有些尷尬,進門的時候,想要關門,風漠宸偏偏根在后面。

她一手把門,僵站在門口,身后傳來風漠宸的聲音,“怎么?不歡迎本王進去坐坐么?”

白離若微微欠身,“臣妾不敢,只是落花院簡陋透風,怕委屈了王爺。”

風漠宸也不說話,一把推開白離若,闊步走了進去。

看見落花院的一切,他微微皺眉,王府居然還有如此苦寒之地?

當他的目光落在門板搭成的床榻上之后,瞳孔倏然一緊,她平日就住這種地方嗎?

白離若拉開破舊的圓凳,“王爺請坐,臣妾去煮杯熱茶。”

風漠宸拉住轉身欲離開的白離若的衣角,淡然道,“你也坐下吧,根本王說說青鸞小時候的事情……”

白離若被他拉著被迫坐下,面無表情道,“王爺大概不知,我雖是白家的二小姐,可是也是兩年前才認祖歸宗進入白家,所以對姐姐的事,一無所知。”

風漠宸眉頭皺的更緊,抓著白離若衣角的手不斷上移,最后來到她的纖腰,一瞬不瞬的凝視著她的眼睛,看出她沒有說謊。

為什么會這么巧?偏偏是兩年……

“那么,說說你兩年內在白府和青鸞相處的事情……”風漠宸手心的溫度熨燙著她纖細的腰肢,讓她有一度的不適。

白離若微微動了下身子,想要離開他的手掌的鉗固,卻被他一把拉入懷中,她僵硬著嬌軀,緊咬下唇,“王爺,姐姐一年前就嫁入皇宮,我們之間相處甚少……”

風漠宸大掌撩開她的裘衣,露出她里面單薄的春衫,穿這么少,難怪她凍的小臉發紫。

不悅的抿唇,“為什么不穿棉衣?”

白離若大氣不斷喘一下,看了一眼床榻上的冬衣,撰緊自己的衣領,低聲道,“我,不冷……”

風漠宸嘲諷一笑,倔強的女人,大掌穿過她碧色的春衫,撫摸著她滑膩溫軟的肌膚,沉聲道,“身子這么涼,還說不冷。”

白離若再也受不了他大掌的撩撥,赫然起身,垂首道,“王爺,時候不早了,還請王爺回宸和軒休息……”

風漠宸眸光倏然一緊,唇角抿出一個沉冷的弧度,“你是在趕本王走嗎?”

“妾身不敢——”白離若依舊只是垂首。

風漠宸冷笑,眸光頓時變得陰鷙起來,“本王看沒有你不敢的……”

白離若還欲分辨,纖腰一沉,人已將被他攔腰抱起,她清澈的眸光映入他深邃的眼底,心里一涼,蹙眉道,“王爺,于理不合。”

“你是本王的王妃,你倒說說看,什么是理——”風漠宸將白離若扔在床榻上,邊撕扯著她的衣服,邊將她壓在身下。

白離若不斷掙扎,身下的粗布床單被她拉扯成一團,隨著布帛的破裂聲,她單腿一個旋踢。

風漠宸沒料到她有兩下子,被踢的退后幾步捂住胸口,怔怔的看著白離若。

白離若也被她自己的動作嚇了一跳,剛剛只是本能而已,看著風漠宸極度憤怒的目光,她瑟縮著后退。

風漠宸銀牙緊咬,鳳眸中迸出冷寒的視線,她居然敢反抗他?大步上前,鉗住她的雙手摁在頭頂,單手撕裂她身上僅剩的衣物。

白離若清眸盈滿水花,再次抬腳踢他,卻被他緊緊的壓在身下,耳邊傳來了他陰冷的話語,“王妃,多日不見,你似乎忘記了自己的本分!”

白離若下唇已經被咬出血絲,發絲凌亂的貼在嘴角,瞠大驚恐的眸子,一字一頓道,“王爺,你侍妾如云,又何苦為難臣妾。”

風漠宸冷冷一笑, “本王就是喜歡看人為難!”

……

對風漠宸來說,這是一個盡興的夜晚,在別人的女人身上無法找到的歡愉卻在她身上淋漓盡興。

對白離若來說,這是一個屈辱的夜晚,他不知饜足的掠奪,讓她身心憔悴。每次昏死過去之后,然后等待她的,是另外一次折磨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穿越架空小說《廢妃難寵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48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48/163513 閱讀此章節;

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t 广东11选5算出一 易投配资 澳洲幸运10群 捷希源配资 炒股软件app哪个 辽宁快乐12组选遗 最新股票指数 股票投资网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前三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