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

第8章 處理家丑

發布時間:2016-04-20 14:53:43|字數:1703

玉香苑中,惜玉和衣而臥,沒想到這么容易除去了肚子里的孽種,還有那個不受寵的王妃,老天還真是幫她。

聽見下人跪了一地的聲音,然后是問安聲,她拖著虛弱的身子起來,對著來人盈盈一拜。

風漠宸冷眼看著她,揮退了身后所有的下人,修長的大掌掐住她白皙的頸項,“惜玉,是誰給你膽子陷害王妃?”

惜玉臉色頓時煞白,哆嗦著擠出一個笑意,“爺,惜玉不明白你的意思……”

風漠宸手指掐緊,耳邊響起骨頭擠出的“咔嚓”聲響,看著惜玉額頭上的冷汗,冷然一笑,“知道為什么沒有人能懷上本王的子嗣嗎?”

惜玉臉色慘白如紙,聲音似蠅嗡,“因為你讓華嬤嬤給我們的補藥。”

風漠宸松手,陰冷一笑,眸光如火焰般危險陰鷙,“錯了,那些藥,都只是普通的補藥,真正的原因,是這些草。”

風漠宸走近窗戶邊,撫弄著窗臺上的一盆茂盛的青草,“這叫子惜草,混合著龍涎香和麝香,女子便不會再懷孕……”

惜玉踉蹌幾步,不解的看著眼前挺拔俊美的男子,雙手揪著胸口的衣服,憤然道,“那妾身為何還能懷孕?”

“這就要問你,那個男人身上,是不是沒有龍涎香和麝香的味道?”風漠宸依舊淡然的撥弄著子惜草,唇角的笑意卻如一個地獄羅剎。

惜玉頓時身子一軟,癱坐在地上,原來他什么都知道,他只是這樣冷然旁觀著她們互斗。

風漠宸冷然轉身,拍掉手中的泥土,依舊是笑的邪魅,“惜玉,本王為你保留最后的臉面,你也不要再讓本王失望!”

惜玉淚如雨下,她還有得選擇么?

十四歲開始,便跟著他,已經三年了,本以為他會有些情分,誰知道,居然這樣冷血,她只是,在去上香的途中被強迫的……

他居然不問理由,甚至不問那個男人是誰……

風漠宸,你是個冷血動物,你早晚會遭報應的!

惜玉笑著對鏡梳妝,風漠宸已經離開。她最后一次為自己描眉畫目,一點一滴,細致無比,換上嶄新的衣裝,躺在床上,尖銳的發簪劃過手腕,血腥味在空中不斷蔓延。

惜玉笑著閉目,她錯了嗎?她這一輩子,真的錯了嗎?她才十七歲,十七年,就是一輩子,惜玉的一輩子……

沒有人知道,惜玉死的原因是什么。不過在王府,經常有不受寵的侍妾投井上吊,沒有人會去追究她們的死因,在這個時代,人命本來就賤于草芥。

白離若在落花院中,日子雖然清苦,卻也樂得逍遙自在,她和小蠻會在后院荒蕪的園子種上一些青菜,每日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。

轉眼就到了冬季,落花院的房子漏風,連過冬的棉被也沒有,白離若就將所有棉衣全部鋪在潮濕的床榻上,看著透風的屋頂,她暗自祈求冬日快點過去。

夜晚,天空飄起了小雪,是入冬的第一場雪,白離若在床榻上被凍醒,看著窗外洋洋灑灑的雪花,一時無法入睡,隨即披了雪白的裘衣,出門賞雪。

臘梅不知道什么居然也開花了,嬌俏的花瓣在雪中傲然挺立,大概是這里少有人煙的關系,滿樹的臘梅開的鬧盈盈的壓在枝頭。

白離若秀發垂在腰間,沒有綰任何的發髻,緩慢的朝臘梅樹走去,風中,暗香浮動。

她的手原本白皙纖細,因為種菜又挨了凍的原因,生出了一些紅紅的凍瘡,看上去觸目驚心。

伸出通紅的手,想要采擷一支臘梅,手停在半空,猶豫了片刻,再次放下。

半空中一雙復齒鳥出來覓食,降落在臘梅枝頭,兩只小鳥依偎而立,相互啄著彼此的羽毛。

白離若淺淺一笑,絢爛的笑容,如櫻花盛開,她輕輕的低喃著,“心如初識當深萌 比翼連枝棲夙愿……”

徒然,感覺到了一個凌厲的視線,冰冷勝雪,她哆嗦了一下,緩慢的回頭,看見了雪地中玄衣而立的風漠宸。

風漠宸一身玄色錦衣,俊臉上仿佛凝著層薄冰,薄唇抿成一條直線,一步步的靠近白離若。

白離若垂首后退了幾步,微微欠身問安,隨即轉身朝落花院走去。

風漠宸一把抓住白離若的皓腕,清冷的眸光定定的落在她的臉頰,“你剛說什么?”

白離若手腕幾乎被捏端,強忍住疼痛,蹙眉把請安的話再次說了一遍,“王爺萬安——”

風漠宸皺起眉頭,手中的力道又加大了幾分,“前面一句,心如初識當深萌 比翼連枝棲夙愿……”

白離若不知道這句有什么不對,微微頷首,“臣妾也不知從哪里聽來的這一句,看見那兩只鳥雀,一時覺得應景,就念了出來。”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穿越架空小說《廢妃難寵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48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48/163512 閱讀此章節;

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今日股票大盘多少点 香港赛马资料库 融盛在线配资 同仁堂股票行情查询 正宗上海麻将敲麻 电力股票推荐 网络炒股平台 高手总结的打麻将技 哪种理财方式最好 美国股市即时行情